一个橘纸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良夜。

Greenforest小姐:路粉建议五悠知名太太前往医院进行治疗


最新消息:某合志主催并没有拿到最终排版,而且因为自身心脏病发作,所以暂停了排版工作。也就是说,灯(化名)本人是没有打绿霜小姐的名字的,而更为有趣的一点。


绿霜小姐也对此事知情。


先来看图。

去医院吧,老师。看,多么体会了我们绿霜小姐的温柔与善良。她是普渡人间的天使,应该坠入地狱与恶鬼蹉跎。


绿霜小姐,请问你究竟为什么没有提及这一点呢?

还是说,您给大众看到的,给众多五悠人看到的,是你想给他们看到的,对吗?

或者说,您早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压根不打算提及是吗?


您真的是想要解决问题吗?


本来前面也说清楚,孩子只是一个路好。我们印象里,绿霜小姐都是温柔可亲的。但是昨天被骂“腿毛”以后,去翻群记录的孩子,似乎发现了些新东西。

1.第一点,“欺骗”。

绿霜小姐原来之前就做好准备,以欺骗的方式来获取五悠人的信任吗?事情没发生前,您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打算?

是想想看,如果我是主催(无关立场),或者说作为一个您的路好,看待这样的事情,想想就背后发寒。

我表面上跟你温柔小意,背地里却给你藏一把刀子。

你如今欺骗了主催,以后会不会继续欺骗糕果果,慈叶与爱等人呢?

我相信您是有苦衷的,但是不敢苟同。这一点您最好也解释一下,不要让孩子苦思冥想给您找借口了啊喂!


而且您之前是以自己困难为“理由”,才向主催要求稿费,那么也就是您一开始就打算出尔反尔,违背自己说过的话吗?


2.第二点,“曝光地址”

您若是有证据的话,就快点放出来吧。不要在这儿畏畏缩缩,您又没做错什么,为何要一直强调“我有证据截图又不放出来呢”?


再者,我们都知道,被骂的是主催,被认为做错事的风向,大多也是在主催这边。那么主催公布您的私人地址有什么好处?


再者,不是谁都很想知道您的私人地址吧。现在回头看您的文,写的确实不咋地,从我私人审美来看,宁愿去看慈叶与爱的文,也不会找您约稿。不会您的粉丝,连这些都不允许吧?


说白了这件事情和大部分五悠人无关,知道您的私人地址有什么好处?上门要求花鸟风月退货吗?


而且我倒是好奇,主催是怎么发布您的私人地址的?绿霜小姐,我第一次知道,北京有两千万绿霜。


3.指手画脚?消费者没有权利购买一本“合格”的本子吗?

现在花鸟风月出现的情况,问了许多姐妹,有以下问题:


1.最后一段直接没了。


2.书籍歪七扭八,和进水无异。


3.为何“我的洛丽塔”共计三万字,却售卖25元?


4.书籍有折损,毁坏等情况。


每个人应该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究竟是谁过界了呢?现在对于花鸟风月的问题,已经一周了,依旧没有得到一个回复。

而且花鸟风月是不需要赶时间制作的,而亿万仙境是需要赶在虎子生日的时候搞定的。

还是说您根本不在意花鸟风月?只在意您最瞧不起也看不上的东西?


4.邀请WXW亲友看样刊,关你什么事?

绿霜小姐,请您好好写文,我希望看到您以后更多途径的发展。而不是指手画脚他人的行为。

您也说了,是“看样刊”而不是“审核”,那么为什么在这里公然说是“WXW”审核呢?

照这么说,我是不是也可以说“您没有处理花鸟风月问题”,是“故意不给大家处理花鸟风月问题”?


宣图很清楚,校对只有主催和舒白两个人。那么一个人的校对习惯是很难改变的。我会向主催要关于爱的言灵的文件,以及做一个对比。


到时候真相大白于天下时,希望花鸟风月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说了这么多。补充两点。

①,为什么我标题说Greenforest小姐精/神/状/态/可能不太好,需要去医院。

一个人的前后差异这么大,作为路好也很担心啊。粉丝们现在不应该更加关心绿霜小姐的精神状况?而不是“呜呜呜我最喜欢XX老师,你写的就是垃圾”。万一她出事了,那么你们就没有文看啦!唔,希望我不会被说是在诅咒绿霜小姐,我可是路好啊,不会做这种事情。


一个平时如此“温柔善良”的人,突如其然,性格变成这样的恶劣,不会还要说因为我吧?因为主催?拜托,被骂的可不是绿霜小姐啊,我被绿霜小姐骂了啊。


糕果果老师,您真的没有站队,问心无愧吗?

那么我问您,首先,为什么你们不私下解决这件事?要发到五悠tag和五悠单人tag里?

其次,我个人猜测,绿霜小姐精神/失/常,要不然她一个成年人没手没脚,没有脑容量去做这件事吗?需要您去帮助她,给她站街?

还有,您觉得自己知道了全部的真相吗?还是说,您根本听了绿霜的一面之词,就下定决心,帮助她做挂/人/条?

最后,您昨日在群内回复了关于我昨天的疑问,在此表示感谢,不过本人不针对您,还是存疑——怎么看到贴就回复的那么快呢?真的很凑巧,真的。


温馨提示:您既然做了瓜条,那么就要有心理准备。合志群人多口杂,万一影响到合志销量,或者其他什么,那怎么办呢?

您既然如此欣赏绿霜小姐,那么为什么不邀请她参加“夜见星桥”,还冒着自己合志可能受影响的风险,去帮助她做瓜条?



如果说,北冥有鱼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对五悠有什么好处?不管是绿霜的问题,还是主催的问题,请大家搞清楚全部事实再来说话。谢谢。

(这里表达的是有口说不清,粉丝来网暴,最后两头闹,都退圈事了)

今晚或明天继续更新,应该是“爱的言灵”校对,或者“绿霜粉丝对主催昨天帖子的不满”。

当然,有人问我:这关你什么事呀?和你无关吧?你参和什么?

这里回一下:我就是闲的无聊(划掉),被绿霜小姐称作腿毛,感觉不爽而已。既然那么多人帮绿霜小姐说话,那么我就联系主催搞清楚另外一面。说我收了钱的也大可不必,反正我没绿霜小姐那么缺钱。我的目的就是:吃瓜,搞清楚事实,另外被绿霜小姐骂了,感觉不爽。我这人小心眼,就喜欢刨根问底。


Greenforest小姐@Greenfrost 虽然您说了自己目前不困难,但是相信很多五悠人和其他太太是愿意帮助您的,包括糕果果老师啦,包括叶宁老师啦。甚至主催也说可以帮助您。

从家人那儿听说了一个有效的方式:水滴筹。全程公开透明无吞钱无伤害,方便快捷没有可操作性。

您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助您开一个水滴筹捐款。不用感谢,只要尽快处理好花鸟风月即可。

不对,应该说,您尽快去医院看看才对。


下图是慈叶太太对于稿费事件的回复,主催没有说谎哦!



这里阿寒,不为光明而活,不为黑暗而生。一个普通的小心眼吃瓜人。


也是一个路好转路的Greenforest粉丝。




【日暮贺文】碎

这是五悠合志日暮游行的贺文,今晚已开售!每一位主催老师和staff老师都辛苦了!

祝日暮大卖,五悠酱越来越好。

tip:没买的姐妹看过来!!!(?


日暮主催:@金色酢浆草 




五条悟不见了。


伏黑惠和钉崎野蔷薇一开始一直以为是虎杖被某位有着恶趣味的老师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可是当第三天五条悟依旧没有来上课,第五天七海来询问一年级生关于五条的踪迹时。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事情远没有他们想象的轻松。或者说,更加令人无能为力。


他们找遍了高专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虎杖悠仁去了五条悟最爱的甜品店,还有各式各样的小蛋糕店奶茶店,也没有发现五条悟的身影。怎么说呢,七海是这样认为的,若是“最强”想要藏起来,不让任何人找到,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是他为什么要藏着躲着大家?又或者说,五条悟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


这连五条悟最好的朋友夏油杰和家入哨子。也不知道五条悟去了哪里。


[他消失前和你说了什么?]七海建人在办公室一脸严肃的对虎杖说,然后拍了拍有些紧张以至于颤抖的小孩,尝试安抚,[别担心,五条那混球肯定没事。只是能联系上他就更好了。]


虎杖抬起头,眼睛里是少见的不安,沉默,绝望,他缓缓开口,每一个字就像是将自己拖入了地狱之中,陷入了无边的惶恐和惧怕。


[老师说……他要是不是最强了……没办法保护我了,怎么办?]


当虎杖悠仁的声音落地时,仿佛有嬉笑着的恶灵在他和七海的身边,无言的嘲讽。


整个办公室被死寂包裹着,好似生人久久的长叹和失语,就此不得安息。


虎杖明显的消瘦了起来。他很担心,很担心五条悟的安危。他在意的也只有五条悟的安危。伏黑惠也好不到哪去,就稍微比虎杖情绪稳定一些。反而最镇定的是钉崎,她是这么说的:[那个笨蛋老师可是最强,我们一起上都打不过他。而且就算咒灵遇到他,不也是咒灵倒霉么?]

伏黑惠:[……]

虎杖悠仁:[……]


这话说的也没错,和七海有异曲同工之妙。


虎杖放下还剩一半的餐盘,眼眸重新明亮了起来。他轻声说:[我们现在再担忧也没有用,不如好好学习,争取以后能帮上老师的忙吧。]下意识的,他伸出了手,有一点伤痕,也有白皙明亮的温度。虎杖眨眨眼,冲两人示意。


伏黑惠接着放下餐盘。左手搭在虎杖的手上面。


钉崎喊着你们男生真无聊,但是还是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五条老师,虽然你不在,但是没有吃完的午饭可以……咳咳……窗外的阳光和微风可以见证我们此刻的心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不在的日子里。我们会加油追上您的脚步,会成为您身边帮的上忙的人。


我希望有一日和您能够并肩而立。


虎杖看着窗外软绵绵又洁白的云朵,露出了这些日子里,第一个那么灿烂的笑容。



五条悟的消失被封锁了消息。所以外界暂时还是无人知晓。


时间据说能够抹平一切的伤痕。在虎杖悠仁即将升入二年级的时候,那是久违的假期,他随口问起伏黑五条老师会回来吗?结果对方居然愣了很久,然后才反应过来,很冷淡的说也许吧。


这让虎杖感觉很不好。自己的朋友可是五条悟的养子,他并不觉得伏黑惠是那种轻易忘掉养父的人。更何况明明三个月前他还说等五条悟回来要和他好好切磋一下。


同样的情况也在七海夏油杰还有钉崎身上发生,二三年级的学长学姐也是,甚至某些高层据说也是如此————他们对五条悟的记忆都模糊不清了,有些不熟悉的连想都想不起来,一脸茫然的问五条悟是谁。俨然已经忘记了这个让他们曾经无比头疼的对象是如何找过他们的“麻烦”的。


奇怪的事情越来越多。虎杖悠仁不知道是自己病了还是其他人病了,或者世界崩坏了?当新一批新生来到高专的校园,虎杖带他们去做入学手续。他发现“优秀学生榜单”,五条悟的名字消失了。和他的人一样,凭空消失。


他苍白着脸。跑出了教学楼,操场,校园,虎杖悠仁去问了每一个自己遇见的人,也买了五条最爱的甜食小蛋糕在各处喊着他的名字。仿佛这样某人就会自动现身。


从下午跑到傍晚,从傍晚找到夜幕降临,最后虎杖悠仁只带着自己的一身疲惫回了宿舍。他没有剩下任何力气,甚至体力有些透支的感觉。手机没电了,充电了一会儿,虎杖打开手机。


有两个是伏黑的,八个是钉崎的,一个是七海的。还有一个是未知电话。一个是公共电话。


虎杖略微犹豫了一下。先打给了七海,然后笨拙的找了一个借口说自己如何如何,好在七海也没有太过计较。之后虎杖给伏黑钉崎分别回了消息,大意是“我很好,没事,别担心”。


虎杖悠仁刚想给未知电话打回去看看是谁。结果公共电话又打来了。会是谁呢?虎杖心想,他接起电话,轻轻“喂,你好”了一声,但是对面是长长久久的沉默,不发一言,虎杖耐心的等着。他担心会惊扰到来电的人。可是对面沉默了许久,最后就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啊,好奇怪的来电啊。就和最近大家对五条老师的态度一样。虎杖这时没有多想,他也想不出来(毕竟电话的风格和他的老师差异太大了)接下来,虎杖悠仁打给了未知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个很慈祥的老婆婆,她告诉虎杖,这边的风景很好,景色宜人,而且她们是寺庙的守护人,这边可以许愿,还愿,求平安,学业等,假期可以过来,会给极为优惠的对半折扣。


求平安?虎杖心头微微一动。


他想给老师求一个平安符。


大概询问了一下地址,又衡量了一下假期时长。虎杖悠仁决定乘坐明天的火车出发。他随便收拾了些衣服。证件钱什么的也准备好。就当虎杖看向书桌的合照时,脸色极为难看。


照片是他,伏黑,钉崎,和五条悟的合影。而五条悟,就在虎杖悠仁的亲眼见证之下,缓缓的消失在了照片之上,五条悟刚好是在中间,此时就像他和伏黑刻意跟钉崎保持了些距离似的。看起来也没什么异常。


但是虎杖知道,麻烦大了。


他手忙脚乱的将火车票改到今晚,随后也没和其他人打招呼,就打计程车离开了高专。他有一种直觉,在那个寺庙,他一定能见到五条老师。这是爷爷和他说过的,想要抓住就绝对不要放手的,遍体鳞伤也不的,神明给予的指引。


[我不会放弃您!五条老师,也请您千万不要放弃自己。]


虎杖本来就很疲惫了,此时更是没有任何防备的沉沉睡去。


在睡梦中,似乎有人握住了他的手。回应了他一句。


[好。]



到达寺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这个寺庙不大,但是也不算小。虎杖悠仁费了不少力气才爬了上来,他抹了抹额头微微冒汗的地方,望着寺庙深处,神情温柔。


终于能见到老师了么?


老婆婆带着他进入了正殿,穿过了正殿,到了一处有着巨大的樱花树的地方。只是粗略估计,虎杖感觉那至少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也许比高专的年纪还大。见他一脸惊叹的看着眼前的树木。老婆婆笑了笑,对他说,[小伙子,把你求的签系上去吧。]


虎杖走近樱花木,突然停下脚步。他的眼睛微亮,闪烁着柔软的事物和远方的星辰。他微笑着说:[婆婆,我想等老师回来一起系。]


[这是给老师的平安符没错,不过我相信老师会好好的。这个愿望就送给其他人,比我更加需要的人去实现吧。]


婆婆似乎在虎杖悠仁的眼中看见了某些渴求的东西,像是沙漠中的人看到了绿洲,她握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着。然后问他:[孩子,你看见了什么?]


虎杖轻轻抚摸粗糙的树干,好像是不愿意打扰它的沉睡一样。


[如果我猜的没错,它已经很幸苦了。为了实现这么多的愿望苦苦支撑着。所以为了我的一己私欲,去加重它的负担,真的很不好意思。]虎杖向婆婆鞠了一躬。


[我不会将它的存在告诉其他人的。让它好好沉睡吧,谢谢您,婆婆。谢谢您推荐我来到这里。]


此时,一阵微风吹过。虎杖回头看,那个白发带眼罩的他,不就是五条悟吗?


他所有的坚强在此刻消失殆尽,缩回了原本柔软的外壳。虎杖悠仁抱住了面前的身影,抱得很紧,害怕他再一次消失。这不是梦,五条老师真的回来了!


五条悟摸了摸悠仁的粉发。像往常一样,声音上翘的喊:[悠仁好久不见,有没有想老师?]


[想!]


[再说一遍?]


[想。]


[再说一遍好不好,悠仁?]


[想……很想您。]


谢谢你,悠仁。五条悟在心里默默的说。


他之所以没有出现。是之前的特级咒灵联合其他的一些东西,下了一个“诅咒”,诅咒五条悟逐渐失去自己的力量,六眼也不为他所用。本来他还不屑一顾,但是后来他真的发现自己和其他人,甚至是整个世界脱离了联系。他存在于世的“意义”消失了,所以五条悟这个最强本身,也消失了,无法出现在众人面前。


一开始,他的咒力还能用,后来连行走都那么困难。五条悟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适应现在的自己。曾经的骄傲的五条悟不见了,碎裂成了现在这个安静的五条悟。以前的他俯视众生,现在的他却不得不平视这些人。


五条悟不知道自己对虎杖悠仁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他只知道,因为虎杖对他的信任,将他看作为神却不以神的方式对待他的态度。是他坚持到最后的一个信念。也是唯一的信念。


这个小孩对他全身心的信任以及付出。爱得炽烈而纯真。就那么真实,一点也不会大人的伪装和步步为营。却让五条悟封印了许久的心脏剧烈跳动着。他似乎第二次有了一个家,第一次是在高专,高专是他的家。而现在,虎杖悠仁的身边,就是他五条悟的家。


他还要用很久很久的时间去复原,修复这段时间的自己。但是只要在悠仁的身边,他就足够幸福。


巨大的樱花树散落了一地又一地的粉色花瓣。仿佛也在说着什么悄悄话,它说。


[欢迎回来,五条悟。]


END.






碎碎念:啊各位老师真的太好了,特别好,我明明只是一个小透明呜呜。这篇设定的时候是有问题的,人物也有OOC,但是老师还特别鼓励我继续加油。真的超级好,呜呜呜呜。

呜,我爱妈咪们。

每一位主催老师和妈咪们都是天使呜呜。